他是個被繡球擊傷的男子

一次又一次

自血泊中站起

 

繁盛的玫瑰園

每一朵都那麼刺手

(耳際傳來汩汩的流水聲)

 

是該清醒了

趨身臨流

 

笑,也不是那麼真實

倘若哭

就該嘶聲咆嘯

 

掬起

兀自清洗自己的臉孔

上游有人偷笑

 

創作者介紹

lostofblue

lostof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晴
  • 首句很亮眼啊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