住家的遮雨棚,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,長起來一株植物。

    遠遠看來,就像是天線般,佇立在大門的上方。我從不以為意,所以就任憑他在那裏,日日夜夜,風吹雨淋。幾天前,媽說長在那裏不好看,破壞門面,要擇日拿個樓梯將她拔下。我僅應諾一回,甚至心裡仍自圓其說:反正前院的花圃都被狗踐踏、挖土變得寸草不生,生機全無,那根草長了出來,至少代表生機勃發,而不至於牛山濯濯。

可是近日,心生憂愁,苦不堪言,言不及義。反倒怪起那株草了。內心暗忖:那應該是我意識裡蔓生的雜草,必須要除之而後快。生機盎然固然不錯,卻長錯了地方,這個房子的命運與我相符,我必須要將蕪穢除去,還給自己一片寧謐。

於是選在今日,久雨過後的正午。兀自拿著梯子,走到家門前,爬上梯,因為高度不夠,就勉勉強強將他摘了下來。原來除了上面冒出的綠葉,莖葉之下,根部足足多了兩倍長,並且綿綿無絕似的,拿在手上十分沉重。如果這是我內心煩勞的憂慮與愁思,那麼我當初似乎真得太過於小看她了。

想著,隨手往下一丟,終結了她在我們家做客的日子。

回到房間,開始敲起鍵盤,心裡仍然在想,希望一切苦厄盡快過去,風調雨順、國泰民安。

創作者介紹

lostofblue

lostof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晴
  • 想到文如其人、字如其人的說法。 前陣子堅持寫了七天的札記,回去再看,字裡行間流出急促的句式。是記下了那段時光,但以一種急躁的姿態。
    而現在看到這篇小品,浮現出陰雨綿綿的畫面。愁思或是景像,會在潛意識的選擇間放大。你需要一點晴天。
    又,剛和舅舅通話,他說:寫作是真正在進行思考分析。想只是做白日夢而己,那可不行。我心有同感。
  • 這年紀事務繁多,往往寫了也就忘了,不像年輕時候,會反覆吟詠字句,還躊躇滿志的。所以,記下當下的感受,為生命備忘就顯得格外重要。

    繼續書寫吧,在看似奔跑的人生中,也有一樣東西能夠幫忙拍下掠影,便是文字。

    lostofblue 於 2010/06/14 06:08 回覆

  • 晴
  • 人們以影像記錄時光,但文字所能記錄的超過四維空間。文字或許是思維的照片吧…很難整理完全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