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往事就像粉刷在人生建築上的油漆,那麼此時此刻的我,早已剝離斑駁。逝者難追,來者又無法預期,處在當下,似乎甚麼也無法行動。我是靜止的,而時間在飆動。

 

今天我不願追憶,回顧過去的種種,因為那只是漆上新的記憶,總是自以為是地詮釋曩昔,曩昔何辜,被我一遍遍一遍遍翻動、支離破碎,染上傷春悲秋的壞毛病。年近而立的我,遺世獨立,大學時候陪伴的貓,年屆八旬,無論溽暑,無論隆冬,隨側在右,填滿我的右心房,我喘我咳都是回憶,只是當下,我湊不出完整的過去。

 

長焦段的紀錄,可以讓人生鉅細靡遺,然而記錄仍就需要用時間去回憶,頓時讓人不知道今夕是何夕。我很自然的將意識投射在留存之物上,很容易地再三回想,關於我和你。

 

我和你,那個故舊的往事,因為短暫易逝,如風化的頁岩,一觸即滅。當我不經意去回憶,就已經走在遺忘的路上。對自己的生日自懂事以來,已不在意,今年初,你寫了一封信給我,說是要祝我生日快樂。我內心是欣喜的,很深的情意,我能感受,然而他終究沒入記憶之海中,終不上浮。

 

一直以為時間,是你我最好的解藥。

 

淡化濃稠的熱血,想要靠近你的心,我的左心房,裡面總是你,從進駐而蒸騰到攪動無法自己,終究要歸於平靜。我曾經用一個字一個字雕出你的樣貌,也一個字一個字鐫刻你的脾氣,那是因為我不想,讓在時間中被遺棄,如果人生在世沒有回憶,走過的土地,聞過的芬芳,感受過的溫暖,無悔的付出,就此消散無蹤,我總想留下甚麼,在人生那麼一次的風景裡。

 

於是你說你想念好的學校,我盡可能去幫你;你說你容易想吃東西,我帶好的麵包給你;你說你排便不順暢,我查了書想治好你;你說你不想再失去,我在論文上幫助你,希望你能感受到溫暖,並且不再孤單。

 

只是,流水無情,時間,他從不等我,在斑駁的髮線上,發現了歲月的雕刀,改變了我的外貌,也將讓熱情磨滅。我已經不認識自己,不知道自己要的是甚麼,也不知道甚麼是生活,一朔一望,月昇日落,記憶裡那些曾經,彷彿都是很久很久的事情了。每日與你相見,都不敢相信,我們曾如此熟稔過。即使想要複習,想要懷念,時間,就不等我。不等我,我就離去,我就在遠遠的地方,思考自己。落紅終究不是無情之物,於是,我學會成全,學會祝福,轉化內心的熱情,以沉默,填滿缺席的心房。

 

請告訴我,時間,為什麼你不給我遺忘,反使記憶像鐵軌一樣長,我循著鐵道前行,綿綿不盡的思念,讓我泫然欲泣。我掩面,我頓足,也不會縮短彼此之間的距離。請告訴我,時間,為什麼在你離開之後,我才學會珍惜?

 

時間,我珍惜你。然而我依舊靜止,你仍飆動。曩昔的一切都將復歸平靜,縱使只是靜靜的記得,我一個人記住就好。我那支離斑駁的記憶,不是無情的落紅,全心全意護花的泥土,只能在來年的春天被看見。

創作者介紹

lostofblue

lostofblu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